莫若以明:集虚室随笔

编辑:邻近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8 03:45:12
编辑 锁定
《莫若以明:集虚室随笔》内容简介:近些年来,王中江教授以随笔和杂文的形式就中国文化、哲学和思想发表了广泛的看法,这些看法虽大都是以短小的文字表现出来的,但其中蕴藏着丰富的背景和深层的旨趣,反映了作者在严格的学术论文之外又以相对轻松的方式表现思考所留下的记忆。全书的文章有很强的人文关怀,但篇幅都不大,适合一般读者阅读。
书    名
莫若以明:集虚室随笔
出版社
北京大学出版社
页    数
382页
开    本
16
品    牌
北京大学出版社
作    者
王中江
出版日期
2014年1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9787301235072

莫若以明:集虚室随笔基本介绍

编辑

莫若以明:集虚室随笔内容简介

本书为王中江先生的学术思想随笔集,其以短小文字就中国文化、哲学和思想发表的广泛议论和表示的看法,也蕴藏着丰富的背景和深层的旨趣,反映了作者在严格的学术讨论之外,以相对轻松的方式表达思考所留下的记忆。类有:1)哲思、文化和公共生活;2)古老智慧的源头活水;3)东西融合和文明再造;4)思想生活中所历之人和事。这四方面既体现了哲学本身涵容的深度与广度,又代表了作者多年研究的问题焦点,体现出作者对中国哲学在现时代话语生命的关注。

莫若以明:集虚室随笔作者简介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哲学史,简帛及出土文献等。

莫若以明:集虚室随笔图书目录

编辑
小序
  明哲、文化和公共生活
  哲学言说、公共生活和人类风险
  哲、明哲和哲学
  真的那么“单纯”
  神秘体验
  雾失楼台
  思想形成人类的伟大
  “天下何物最大”:道理、权力、制度
  自然灾害与制度和人事
  政治与伦理:井水与河水?
  文化的可公度性与差异性
  文化上的事情
  情与义:可承受之重
  面对“海中巨怪”
  默会与女性主义
  如何脱下“红舞鞋”
  谁主沉浮:猫乎?鼠乎?
  “共生”:明智的选择
  公天下
  化解“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的矛盾
  古典:源头活水
  古代思想的兴起及其流变
  中国文化的终极关怀
  “和”的原理和价值
  “适度”的思想及适用范围的扩展
  ——从人间伦理到生态伦理
  儒家精神
  儒学的生命线
  儒学的价值与我们时代的处境
  创造性转化如何可能
  “仁爱”与“天人”
  “六经”早成
  “易”与文王和孔子
  从《论语与算盘》谈起
  儒家:人文与教化
  儒家“民意论”的本质
  为礼说句公道话
  “耳顺”和“耳聪”
  儒家的普遍性与孟子的“正义观”
  董仲舒的惊人之处
  朱子的“吾生所学”
  道家“公共理性”的奥妙
  探寻老子学说的奥义
  “道法自然”本义
  难得“无为”
  “清”与政治荣誉
  “大器晚成”抑或“免成”、“无成”
  新传统:成长和曲折
  近代中国思维方式演变的一个思考
  近代思想史中的诸问题
  “自强主义思维”
  一辆难以驾驭的马车
  ——评《民族主义与中国现代化》
  面对近代中日的历史
  “变法”的合理性论证及其反驳
  “复制”历史“在劫”难逃
  《公言报》“严复佚文说”异见
  “经济”、“经济学”溯源
  永不尘封的《新青年》
  为什么是容忍:胡适的认知
  “人类关怀”和“圣人人生观”
  ——从一个具体问题看《论道》与《道、自然与人》间的不同
  张岱年先生的“天人新学”
  ——自然、人和价值
  转变中的中国哲学范式的自我反思和期望
  何种意义上的思想史
  ——境况、描述与解释
  人和事:一往情深
  哲学殿堂的故事
  忆往期新:清华哲学系与“中国哲学”
  从京都的“哲学之道”谈起
  金岳霖素描
  张岱年先生之境
  哲人其萎:追思最后时日的张岱年先生
  祭岱年张先生文
  默以思道淡泊宁静
  ——我所敬仰的张岱年先生
  张岱年先生的“为学之道”
  ——“心知其意”和“虚心体会”
  痛悼可敬可亲的朱先生
  在“情”与“礼”之间
  知心话

莫若以明:集虚室随笔序言

编辑
这本随笔集可以说是一个意外,但我乐意接受这个意外。
  星转斗移,不时之中,我写出了零零星星的随笔小文,没想到将它们汇集起来,居然成册,还可统而览之。但给这种体裁的书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收入其中的随笔小文,或见景生情,随兴而发,或应约而为,一时急就,大都只言片语,小而无当,可谓“一鳞半爪”;文字所及之处,有的说点道理,有的微发议论,评头论足,俨然又有“庄言”之感。其管窥小道,若有可观之处,未必不能致远。借用庄子的“莫若以明”称之,或无不可。有人说,“莫若以明”的意思是“莫若已(休)明”,但这不是一个恰当的解释。“莫若以明”,实即庄子的“以道观之”,彼既非“以物观之”“以俗观之”,亦非“以差观之”“以功观之”“以趣观之”。“以明”者,“道观”也,天眼观、慧眼观也。此类之观,哲人心向往之,寤寐求之。安置于此,也许是“大材小用”。有宋有明之哲人,喜以义理入诗,佳作蔚然可陈。程颢的《秋日偶成》,即有名的哲理诗之一:“闲来无事不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风云变态中。富贵不淫贫贱乐,男儿到此是豪雄。”作者心志超凡,意境高远,坦然达观,想必人人都乐赏之。莫言“皆自得”,且不说“道通天地”和“豪雄”,其“思入风云”,亦颇倾我心。时代遽然变换,于此洪流、风云之间,乍思乍想,此亦为因缘际会之一隅。
  身处务实之时代,期于务实,多见而少怪,若想务虚,难免少见而多怪。我喜欢庄子的“惟道集虚”,称自己的书屋为“集虚室”。故于“莫若以明”外,再辅以“集虚室随笔”之称。至于其中是不是有“虚”,甚而更有“集虚”,不敢自以为然。我是山里的乡下人,曾住在山下的窑洞中,一直觉得自己的文明化程度低,愚钝不敏,跟不上城市和现代的生活,曾自号“山顶洞人”,有时亦称“汝州山人”。出生在城里的人可以自豪,就像出生在现代的人可以自豪一样。有一则幽默说,两个小孩喜悦生逢其时。他俩在一块夸赞电灯的好处,说生活在现在的人是多么幸运,生活在过去的人是多么不幸。所以,“他们都死了”。一个小孩说。我不想装着不喜欢城市,虽然现在去山里和乡下找野趣、去过去找后现代的人多了起来。我已习惯了城里的生活,但我不认为过去村子里的生活、山里的生活都是白过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过去的事情,有的成了我的当代史,偶而会想到那时候生活中许多美好的东西,还想有机会写写那个时候的生活。若这也是务虚,我同样接受。
  最后,对于欣然刊印此书的北京大学出版社,对于精心编辑此书付出了许多辛劳的田炜和王晨玉女士,我一并致以衷心的感谢。

  
词条标签:
文化 出版物